热门搜索:

锐其实早就想做这件事情了只是那个时候军师生死未卜

时间:2018-12-09 11:54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可是,军师却明白,纯子对苏锐一定是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好感,否则的话,一个家,何至于跟着他一起连续的出生入死?
 
    不过,军师也是看破不说破,她不需要提醒苏锐,后者这辈子的桃花运已经旺盛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了,就算是自己提醒了他,以这哥们小受一般的性格,可能选择的处理方式也顶多是把自己变成一只鸵鸟。
 
    想到这里,军师调整了一下心情,微笑着说道:“回去请纯子和丹妮尔夏普吃个饭吧,她们两个跟你着你冒了这么多危险,不容易。”
 
    “好,这顿饭肯定是要请的。”苏锐说道:“还有宙斯,我得一起请了。”
 
    “我建议你分开请,每次只请一个人。”军师说道。
 
    “为什么?”苏锐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军师话语中的深意,仍旧大大咧咧的说道,“我和纯子和丹妮尔夏普,那可是纵横德弗兰西岛的铁三角。”
 
    “什么铁三角,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军师没好气的瞥了苏锐一眼,这家伙打起仗来简直聪明的不得了,可是,每次在面对男女关系的时候,表现的都像是个永远也开不了窍的榆木疙瘩!
 
    “那你来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苏锐又问道。
 
    “听我的,准没错。”军师也懒得跟这个笨蛋解释了。
 
    “那好吧,我就听你的好了。”苏锐纳闷的挠了挠头,他其实也懒得在这方面多动脑子,这些年来,他已经很习惯军师来给自己指明道路了。
 
    “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可以下床走动了吗?”苏锐问道。
 
    “可以试一试了。”军师看了看白色的被单,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眼睛里则是浮现出了为难的神色来。
 
    “怎么了你?”苏锐不禁问道。
 
    “我好像没穿上衣。”军师艰难的说道。
 
    “晕倒,你肯定被被艾肯斯博士看光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这是做手术之时所必须要做的,但是此时的苏锐还是有了一种严重吃亏的感觉!
 
    军师俏脸通红,不过话说回来,她倒是觉得还好,医生在做手术的时候,病人不都得这样吗?
 
    能活着,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性 欲n了。
 
    “你看看你的关注点儿到底在哪里。”军师嗔道。
 
    这一声,真是带有浓浓的女儿风情。
 
    苏锐看着军师的表情,一时间竟然好似有些痴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军师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她毕竟还是个,脸皮也很薄,被苏锐这样盯着看,她感觉到自己脸庞上的热度在直线上升。
 
    苏锐被这句话打断了思绪,而后说道:“要不,我来帮你穿衣服?”
 
    “去你的,转过身去,我自己来。”军师说道。
 
    “那好吧。”苏锐把衣服递给了军师,她的紧身衣已经被艾肯斯博士的助理给清洗过了,整整齐齐的叠在床边。
 
    他们这个团队真的很细心,但越是这样,苏锐就越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在这什么都没有的深山老林中坚守七八年,图什么?难道真的就是因为他们有为了科学而献身的精神吗?
 
    目前看来,好像还真是这样。
 
    苏锐转过身去,军师便缓缓地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白色床单也缓缓的滑了下去。
 
    于是,某个背对军师的家伙便感觉到,似乎这个房间都要被军师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白色光芒所照亮了!
 
    等等,苏锐是背对着军师的,怎么能够感受到对方那白的耀眼的肌肤的?
 
    因为,在苏锐的正对面,正好是几个关掉了的显示屏,黑色的屏幕表面可以把军师的动作给展现在苏锐的眼前!
 
    而军师对这一切还毫无所觉!
 
    不过还好,这种黑屏并不是镜子,饶是以苏锐的眼力,也只能看清楚大致的轮廓而已,再具体的细节已经无从分辨了。
 
    “咕咚。”苏锐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觉得自己这样偷看是完全不道德的,虽然他也是不小心的,但是,这种不小心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苏锐在心中默念道。
 
    军师当然不知道苏锐此时所经历的心理状态,否则的话,这位刚刚恢复了真身的大还不得羞死?
 
    穿好了衣服,军师勉强可以正常行走,但是不能剧烈运动,否则脊椎的伤口还是会被震的很疼。
 
    苏锐扶着军师走了一段路,一共也没一百米,但是,这一路上,他却问了至少两百次“疼吗”、“累吗”、“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啊”之类的话,军师简直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不过,看到对方这么紧张自己,军师也不禁莞尔了,可是,这么一直喋喋不休的说下去,谁受得了?
 
    “我忽然想到,我是不是得给一个人打diàn huà了?”就在军师想要抱怨的时候,苏锐忽然说道。
 
    “谁?”军师本能的问了一句。
 
 第2563章 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信仰
 
    苏锐要把电话打给谁?
 
    答案是很显然的。
 
    “当然是打给你的师妹。”苏锐看着军师说道:“同门师妹。”
 
    夜莺。
 
    “小莺她……”军师想着这一切,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声。
 
    她当初选择不告而别,也是和自己的病情有关系,未来早晚都会被死神带走,那就不如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临走之前,她虽有不舍,但是却走的毫不犹豫,即便军师已经看穿了翠松山上的些许顽疾,也看穿了一些人虚伪的真面目,但是她并没有想着去揭穿。
 
    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在那会儿军师的眼中,她觉得让自己那已经并不长的余生活得更有意义,似乎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是的,说到这里,军师的真正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她就是翠松山的白红颜!也是夜莺的师姐!
 
    “你是不知道,夜莺可是一直把这件事情怪罪到我的头上来,她天天喊着要杀了我,来帮她的姐姐报仇。”苏锐无奈的说道:“我和她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补充着说道:“而且,如果不是我小心谨慎,恐怕早就死在这个暴力丫头的手上了。”
 
    “小莺……”军师摇了摇头,那漂亮的眸子间显出了一丝怅惘:“我不告而别那么多年,不知道她会不会恨我。”
 
    “她一定不会恨你,如果她得知了你的病情,就会立刻理解你的。”苏锐说道。
 
    “那你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吧。”军师摇了摇头,说道。
 
    现在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给攥在了手中,那么所有的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但是,军师目前的这种“心里没底”,苏锐还挺能理解的。
 
    “好,现在正是时候。”
 
    苏锐其实早就想做这件事情了,只是那个时候军师生死未卜,他怕再把这个消息告诉夜莺之后没多久就传来噩耗,那对夜莺就是双重的打击了。
 
    现在,军师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一切都已经风平浪静,苏锐也终于可以打这个电话了。
 
    “你知道么,这个妮子在未来可能要被张不凡立为翠松山的下一代掌门人。”苏锐笑着说道:“虽然这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总觉得有种瘸子里面挑将军的感觉
    毕竟,当时可是她亲自指挥,差点把翠松山主大殿给轰个一干二净的。
 
    苏锐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军师和师父张不凡之间一定是有着一些间隙的,她如果把翠松山视作生命、并且忠心耿耿的话,是断然不会做出炮击主峰的事情的。
 
    不过这些苏锐早晚会知道,并不打算现在多做询问。
 
    他给夜莺打了个电话。
 
    后者此时正在院子里练功呢,看到自己的手机响起,连忙过去拿起来,一看,是苏锐的号码,顿时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这么长时间都不打电话给我,我以为你都把我给忘了呢。”夜莺看似没好气的说道,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把她的想法给表露的一清二楚。
 
    这话语听起来似乎有一点暧昧,但是却又再正常不过了,不过,配合上她那一分颇有一些娇嗔的味道,还是挺能挑起男人的某一根心弦的。
 
    “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苏锐说道。
 
    “消息?什么消息?”听了这话,夜莺竟是忽然有点紧张,她也说不清自己这种紧张究竟是从何而来:“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是好消息。”苏锐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找到你的师姐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