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和军师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和苏锐才并肩作战没几次

时间:2018-12-09 11:52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其实,看着一直处于沉睡状态中的军师,苏锐的心里面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睡这么久,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不过还好,这时候艾肯斯博士的仪器能够始终看到军师的各项生命体征,苏锐这才不至于去把军师给晃醒。
 
    终于,苏锐也撑不住了,当军师再度醒来的时候,苏锐正趴在她的病床边上睡着呢。
 
    这一次,军师明显感觉到有精神多了,眼皮不再发沉,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也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只是,她的脊椎处有着好几处手术所造成的创口,还没能完全愈合,扭头之间会有点疼。
 
    可是,和先前所承受的病痛相比,现在这种伤口的疼痛已经完全算不得什么了,在军师看来,有这种微微的疼痛反而是好事,这好像是在提醒她……提醒她还活着。
 
    能活着,能够感受到生命所带来的疼痛,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看着苏锐趴在床边睡着,侧脸都被毫无形象的挤变形了,甚至他的嘴巴微微张着,还有口水不断的从其中流出来,看着此景,军师的心好似被阳光所填满了,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生活如果一直都是这样的,那该有多好。
 
    军师看了一会儿苏锐,然后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苏锐的侧脸。
 
    这完全是个下意识的动作,军师在伸出手去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动作可能会拥有怎样的含义,抑或是会造成怎样的误会。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一对愿意把生命都为彼此而付出的男女来说,任何的误会都已经不再重要。
 
    苏锐睡的很轻,军师这个轻抚动作惊醒了他,这个家伙本能的一把攥住了军师的纤手,警惕的说道:“怎么了?”
 
    喊完了之后,他便看到了军师那亮晶晶的眼睛。
 
    “你醒了啊。”苏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他嘿嘿一笑,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有点尴尬。
 
    面对这么漂亮的军师,苏锐忽然有点紧张,虽然双方已经是并肩作战多年的“兄弟”了,有着过命的交情,但是苏锐好像这才重新认识了军师,他甚至已经局促到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一想到双手,苏锐这才看到,自己正在死死攥着军师的手呢,她那白皙的手背肌肤都被自己给攥红了。
 
    “嘿嘿,你醒了就好,你醒了就好。”苏锐有点紧张的说道,他此时甚至不敢迎着军师的眼神了。
 
    把军师的纤手给放开,苏锐挠了挠头。
 
    这个怂货,先前拼了命救军师的时候,多深情的话都能说出来,可是现在呢,简直不像是个男人,扭捏的跟个小受一样……不过话说回来在,他不本来就是个小受吗?现在这会儿正是他的本色出演啊!
 
    军师也没有讲话,她倒是比苏锐勇敢了许多,就这么一直看着对方。
 
    空气陷入了突然的安静。
 
    “要不,你把我的àn ju找来,我重新戴上?”良久之后,军师才微笑着问道。
 
 第2562章 姑娘
 
    在军师看来,苏锐这局促的样子,还真是和以往一模一样啊。
 
    只是,在以往,苏锐的这种局促从来都只是在面对别的i nu的时候才会出现,从来不会因为军师而这样,这一次,揭开了àn ju的军师也终于能够享受一回这样的“待遇”了。
 
    听到军师要重新戴上àn ju,苏锐连忙拒绝:“不行不行,那怎么行呢?我还很期待太阳神殿的那群小子见到你的真容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是吗?”军师其实也很期待看到这场面,她淡淡的笑道:“可是,你这么局促,让我感觉到也有点紧张呢。”
 
    能够重获新生,让军师的心态都发生了很明显的改变。
 
    她以往很少会开玩笑,由于那个死结一直在身体之上缠绕着,让她的心灵和精神似乎都有了一层枷锁,而这一次,军师的枷锁彻底的解开了,其实,她也发自内心的不想再穿上那身标志性的黑袍,也不想再戴上那青面獠牙的魔鬼àn ju了。
 
    毕竟,军师也想生活在阳光下面。
 
    “我紧张什么?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苏锐拍了拍胸脯,佯装自然的转过脸来,可是,当他看到军师那漂亮的眸子正在看着他的时候,这个家伙的脸一下子便红了起来。
 
    看到他脸红的样子,军师一下子没忍住,竟是直接笑了出来。
 
    让人感觉到无比舒心的笑容从她那堪称绝美的脸上荡漾了开来,似乎让整个房间都一下子来到了春天。
 
    “你脸红什么?苏小受?”军师毫不犹豫的喊出了苏锐的外号。
 
    后者使劲的咳嗽了两声:“谁脸红了?”
 
    “你是第一次见到我吗?认识这么多年了,何必如此紧张?”军师打趣道。
 
    “其实,咱俩这关系,基本上和第一次相见也差不了多少。”苏锐说道:“怪不得以前我要跟你拥抱的时候都被你躲开了呢,真是的,我怎么连这一点都没猜到呢?”
 
    以往很多细节其实都能够体现出军师的性别并不是男人,但是都被苏锐先入为主的认知给忽略了。
 
    否则的话,只要他稍微留心一些,还是能够发现相关的端倪的。
 
    “而且,每次跟你执行任务,都没见你上过厕所,而且我每次上厕所的时候,你总是把脸给扭过去……”苏锐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我说呢,老子差点被你看光了啊!”
 
    这一次,军师的俏脸之上登时便腾起了两朵红云!
 
    以前每次到野外执行任务,男人都还好说,想要方便的话,随便就可以解决了,可是女人就麻烦多了,苏锐这个家伙大大咧咧的,无数次都当着军师的面解决问题,军师只能转身不看。
 
    “我没看过你。”军师小声的说道,只是俏脸更红了。
 
    “没看过才怪!”苏锐咬牙切齿,“我以前当着你的面tuo yi服跳进河里洗澡,你敢说你没看过?”
 
    “我都忘记嘿嘿挠头笑道,一提到这个话题,这个小受立刻又怂了。
 
    这个时候,艾肯斯博士走了进来,他看着眼前这一对正在热聊的男女,说道:“年轻人,你的另外一位朋友已经先回去了,她说她在海滨别墅等你们。”
 
    他说的是纯子。
 
    艾肯斯博士说完,就走出了,没有再打搅他们。
 
    苏锐有点愕然,对军师说道:“纯子先前一直守在这里等你醒来,怎么这就走了呢?”
 
    女人的心思,男人很难猜得到,但是同为女人,军师便看的一清二楚了。
 
    “唉,纯子可能想多了。”她轻轻的叹了一声,并没有多说。
 
    很显然,纯子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像是个电灯泡,苏锐和军师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和苏锐才并肩作战没几次,不如就把这时间和空间全部交给苏锐和军师好了。
 
    当然,纯子并没有太过挫败,她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对苏锐到底是怀着一种怎样的情感,而那种从内心深处缓缓流淌出来的情愫,让她稍稍的有点心慌。
 
    所以,这种时候,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的思考一下,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热门排行